拯救植物宣言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11I屯生活854人已围观

拯救植物宣言
图片来源:pixabay,CC0 Licensed.

且容我先介绍一下自己。我名叫卡洛斯.马格达勒纳,我热爱植物。

2010年,我被记者图农(Pablo Tuñón)贴上「植物弥赛亚」(El Mesías de las Plantas)的封号,他当时在《新西班牙报》上报导我的工作。我猜测这个名称的由来,部分原因是我在后圣经时代(但却是前文青时代)留了鬍子与长髮,再来就是我花了很多时间企图拯救濒临灭绝的植物。

艾登堡(David A_enborough)爵士在皇家植物园邱园拍摄「植物王国」系列影片,当时他採访我,这个封号因而传播到全世界观众的耳里。植物弥赛亚很快成为我在媒体上的绰号,提供朋友和同事大把消遣我的机会。家人也很乐于想像我老妈走到阳台上,用巨蟒剧团在「万世魔星」电影里赫赫有名的叙事口吻,大吼一句:「他才不是弥赛亚,他是一个爱捣蛋的小男生!」

别担心,我并没有弥赛亚情结。

我最近特别查了一下「弥赛亚」这个词,它有好几种定义:「一种领袖,被视为某个国家、团体或目标理想的拯救者」、「对某个理想或计画充满热忱的领袖」、「一位拯救者」,以及「信使」。我的目标是成为以上每一种人。

我的使命是,让你们意识到植物到底有多重要,事实上,我对这个想法简直着魔了。我想告诉世人有关植物的一切,以及它们为我们做了什幺,对我们的生存有多重要,还有我们为什幺应该抢救植物。对我们,以及我们的孩子来说,植物是这个星球未来的关键,然而它们却日复一日被几10亿人视为理所当然,而且我们往往轻看植物带来的好处。对于这样的无知与冷漠,我深感挫折,有时候甚至觉得愤怒。

我们或许盲目到看不清事实,但植物是一切的根本,不论直接或间接来看。植物提供我们呼吸的空气;植物让我们有衣服穿、治疗我们、保护我们;植物提供我们遮蔽掩护、日常饮食。想想医药、建筑材料、纸张、製造车胎和避孕用具的橡胶、製造单宁牛仔裤的棉,以及做洋装用的麻。想想麵包、豆子、茶、柳橙汁、啤酒和葡萄酒。想想可口可乐。然后再想想,牛是怎样把吃下去的青草、青贮饲料或乾草,变成供应我们的肉品及乳品;鸡是怎样把吃下去的小麦和种子,变成供应我们的鸡蛋;绵羊又是怎样吃青草,然后提供我们羊毛。看到了吗?植物是我们最厉害但又最谦卑的僕人,它们每天照顾我们,在生活的各个层面。没有植物,我们根本活不下去。事实就这幺简单。

然而,对于植物的慷慨,我们的回报方式却骇人听闻。它们既没得到感谢,也不受珍爱。我们对待它们的方式不像对僕人,而像是对奴隶。植物的家被摧毁,亲族被大批杀害,被迫大量生产,而且被喷洒化学物质。人类的工厂式农业不只用于动物的饲养,也用在植物的栽种上,而且后者的环境代价具有同样的毁灭性(非永续发展的棕榈油生产,只是这类悲惨案例中的一项)。

我们摧毁了雨林,把作物栽种在并不支持它们的土壤中。我们不思考森林里可能存有什幺样的宝藏,就把动植物逼到极危,甚至灭绝的程度。在探索和殖民扩张的过程中,我们把山羊引进许多岛屿,让牠们在那里充分咀嚼岛上细緻的特有原生植物,直到最后一株都不剩,这等于是将稳定土壤的「绿胶」给剥掉,引发侵蚀问题,最终把整座岛屿沖蚀掉了。我们还引进具入侵性的杂草:它们像令人窒息、匍匐潜行的死神,使出阴险的植物殖民主义,将当地植物闷死。即便到现在,我们依然在农地上盖房子,铺设看不到尽头、了无生气、画上白线的柏油路,遮住一度长满野花的草原,也遮蔽了我们的心眼,让我们看不到后果。这展示出一种可以称为「植物盲」的流行病。我们毁灭了植物,随之也毁灭了动物。鸟类、哺乳动物和昆虫,全都会永远消失。我们甚至鲜少想到自己在做什幺,就算我们偶尔想到了,也还是无法充分理解后果有多严重。

我们已经脱离了人类与植物曾经有过长达数千年的直接互动,自从工业革命后,已开发国家的大部分人口都不曾与植物一起共事,也很少与它们交流。人口从乡间往都市迁移的大潮流中,我们和植物失去了直接的连结。

帮植物说话

问题主要在于,不论我们对植物干了什幺事,它们都无法说出来、无法请愿、无法提高音量或拍桌子,来警告我们摧毁植物有多愚昧,提醒我们植物有多重要。植物遭砍杀时不会流血,被焚烧时不会尖叫,也无法在书里写下讯息。植物需要有人帮它们做这些事。

如果植物无法製造种子来确保自己的生存,那是因为各植物族群已经严重破碎或缩减,又或是倖存者只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,它们需要有人代为发声。植物需要有人开口替它们说:「我不容许灭绝。」植物需要有人一方面懂得植物科学,另方面也有意愿热情支持,使出一切可行方法,来确保植物的生存。

许多世界级的植物园,例如邱园,设置目的不只是为了教育大众和提供观赏。他们还会蒐集并保存罕见物种(包括人工栽培和野生的植株),让这些植物不至于消失殆尽,也让科学家可以研究,而且这种做法已经延续了好多世代。这些地方有学术及园艺本领高强的工作人员,园内的蒐集更是举世闻名。然而,这些植物园虽然全心投入而且胸怀热忱,还是需要有人帮忙把讯息传播到世界各地。

我希望能成为这个人。

我希望能让世人晓得植物为我们做了多少,我希望我们能给予植物应得的重视与感谢。我希望大家都能了解植物对于我们的生存有多重要,而且不只是对我们,也包括我们的亲人——我们的祖父母、我们的孩子,以及未来的后代。我希望我们能领悟到,没有植物,我们就会死去,而且大部分在陆地生活及在空中飞行的生物也会一同死去。我希望我们能体认保育的重要性而充满热情,能燃起熊熊决心,坚持永不放弃,哪怕世上只剩下最后一株植物。我希望我们能彻底了解植物的重要性,因而深受感动,并採取行动。

没有支持者帮忙传福音,弥赛亚不可能扭转世人的态度。说到保育,我们需要热情,我们需要动机,而且我们需要行动。是时候应该改变了。

我希望这本书能发起这项改变。人需要植物,植物也需要人,就让你我成为传播这则讯息的开端吧。

(本文摘自《植物弥赛亚》)

拯救植物宣言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