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师:不要拿失败的感情来问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好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9H快生活600人已围观

医师:不要拿失败的感情来问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好

一男一女走进诊间来,女孩一头淡褐色烫捲长髮,淡妆,微翘的嘴角,让人有满脸笑意的感觉;男孩在女孩身后,斯斯文文,衬衫和西裤,高瘦。两人看起来很登对,带着甜滋滋的氛围。

「医师你好,我们要来问问,假如我想怀孕的话,会不会有什幺问题。」女孩开了口,是对很多事很认真的那种人,眼睛直直盯着我。

「喔?是刚结婚还是打算结婚吶?」我看他们两个甜蜜蜜的,果然是打算一起生孩子了。

「我们要结婚了。」女孩的嘴角有酒窝,笑起来很甜,「可是我有病,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。」

「你有什幺疾病?」我倒是没看出外貌有什幺特别的,二十七岁的年轻女孩,看起来是大学以上学历,而且应该是个职业妇女。

「喔,我有脊柱裂。」女孩指着后背。

脊柱裂是常见的先天神经管发育缺损。胚胎在发育时,需经过许多重要程序,若程序出错,就可能造成发育缺损,严重者可能产生无脑畸型,轻微者可能会在脊椎末端皮肤有个小洞口,而随着脊椎神经发育缺损程度,会有不一样的症状。老实说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脊柱裂的成年人。拜台湾产检超音波普及所赐,除了出生后鲜少有症状的极轻微脊柱裂之外,只要超音波有检查到,多半都在胎儿时期就终止妊娠了。从住院医师时期开始的超音波训练到执业之后的临床诊断,我的超音波诊断经验算颇丰富,诊断出最早的无脑畸形是十一週,胚胎大约五公分长,实际看过的脊柱裂都是十几週大的流产胚胎。

「你有什幺症状吗?」我想确定一下是哪种类型。

「喔,我脚有一点点不太方便,然后膀胱功能不好,尿会解不乾净,有时候需要导尿(注 1)。」

女孩很清楚地叙述自己的身体,「还有我小时候我妈不知道应该要怎幺照顾我,所以肾脏发炎,有一颗肾脏坏掉了(注 2)。」

坏了一颗肾脏,还每天需要自我导尿的女生,却带着笑意认真叙述怎幺照顾自己的身体,小心避免着引起併发症,我很佩服她。 问了他们两个还有没有其他家族病史或药物疾病史,都没有。我跟他们解释,通常超音波可以检查出比较大範围的高位脊柱裂,假如只是皮肤上的小破洞,或是发生位置在很低位的,大部分症状也很轻微,即使超音波诊断不到,出生后也容易利用手术缝合皮肤的裂缝,或者辅佐以膀胱和下肢复健改善功能。多数脊柱裂发生在糖尿病控制不良的孕妇,一般并不常见,有家族史或者曾经怀孕过脊柱裂胎儿的个案,

则在怀孕早期补充叶酸,就可以减少百分之七十五的发生率。

「你就在準备怀孕时开始吃叶酸就可以啰。」我的说明他们听得很认真,大概觉得不用过度担心,两个都露出「那可以放心结婚生小孩了」的表情。「当然,孕妇本身脊柱裂又有膀胱功能问题,怀孕时的排尿要特别注意,因为孕妇如果发生泌尿道感染会有早产风险喔。」我补充。

「嗯,那这样我了解了。」女孩大力点头,一副会好好做準备的表情。这对登对的爱人,笑嘻嘻地跟我说掰掰离开诊间。嗯,假如这女孩怀孕了,是个需要特别照顾的个案。我默默在心里记住了她。

频频出状况的身体

「哈啰,医师!」几个月之后女孩来门诊。

「这幺快怀孕啰?」我对她上次来看诊的印象很深。

「不是啦,我这两週分泌物很多,好痒。」她害羞地笑了。

内诊检查果然是阴道炎,症状严重,病灶发红的厉害,应该让她很不舒服。「你没睡好喔?还是太累?」阴道炎原因,除了下半身穿得太焖热、持续使用棉垫闷坏了之外,不脱这两个原因。「都有。」女孩淡淡地笑,可是忍不住眼泪就掉下来,「最近工作很忙,我不太有时间去上厕所和导尿。」

「你的主管知道你有这样的特殊需求吗?」我常听病人说一上班就完全没办法去厕所,只好少喝水来减少排尿次数。但是职场厕所应该要舒服方便,才能维护健康啊。我即使看门诊常常一看就是六小时,但是开诊时一定準备六百 c.c. 以上的水分,加上其他补给,常常门诊看到一半,就得打开门诊的门,在候诊病人面前狂奔去厕所。

「有啦,我的主管和同事都对我很好,知道我需要常常去厕所。」她边说边擦眼泪,「可是大家都这幺忙,我实在不好意思要常常停下工作去厕所。」是个很坚强不服输,不想被同情的女孩,大概很多事情都咬牙撑着。

「大家能体谅很好啊,你也知道有好好照顾自己身体就比较不会出问题。这样想,你每天多去两、三次厕所,总比你忍到后来变严重、得请假住院好几天,对工作的影响来得小吧。」

我劝她, 真的很多台湾女生都是好会忍耐,怕造成别人困扰,却委屈了自己 。

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她接受我的建议,边擦泪边给我一个微笑。

我开了药,叮嘱她乖乖吃,提醒她导尿频率。

「谢谢林医师,掰掰!」她露出甜蜜的酒窝,笑着挥手离开诊间。就这样一年的时间,她持续定期在复健科追蹤,也偶尔因为阴道炎或轻微膀胱炎来给我 治疗。她是个很遵守医嘱的病人,配合治疗,也配合追蹤。每次生病了她都会很沮丧,急着想要快点好,但是最后都会破涕而笑,开开心心跟我说,「林医师谢谢,掰掰!」

那些一起承担婚姻的勇气去哪了?

一年多过去了,一天开诊时看到预约名单上有她,我想,应该是有好消息了吧。门诊叫到她的号码,她打开门。之前捲如云朵一般的淡咖啡色长髮,胡乱扎在脑后,她明显瘦了,脸颊凹陷。完全素颜的一张脸,看起来是灰败的。

「怎幺啦?最近又太忙了吗?」我看着她,给她一个微笑。

「哇—」的一声,她趴在门诊桌上嚎啕大哭。完完全全崩溃的那种嚎啕。门诊护理师赶忙把整包卫生纸都拿过来,我吓一跳,看来她情绪是紧绷到了极点,到了我面前后整个爆发开来。

「我跟我男朋友分手了!」她趴在桌上痛哭了好久,勉强说出这句来,「他妈妈说我有病,以后生小孩不好!」

唉,我该说不意外吗。 台湾一直没有摆脱父权体制的思维,当父母的,永远用自己的权威在干涉自己的儿女。 我常常得在门诊提醒病人和他们的父母,「他/她是成年人了,让他/她自己做决定。」在婚姻市场上更是麻烦, 台湾很多父母,好像自己的儿子女儿身价非凡,对他们的结婚对象从不缺意见,尤其男生的母亲,对于未来媳妇从外貌、学历、年龄、习惯,无一不挑剔 ;如果刚好有一些先天疾病,即使没有遗传问题,或者小俩口双方都认为无碍,不论科学证据怎幺说或医师提出多少医学根据来佐证,男方的母亲常常极力反对他们的婚姻。 偏偏这些明明已经是成年人的男女,到了考虑婚姻的时候,突然比国中时期还要听话,对于自己和对方应该一起承担的那些承诺和勇气,通通都没了。

「男方的妈妈都这样啦,一点点事情就有意见,莫名其妙。」我常陪着病人同仇敌忾。看过很多这样的个案,男人到这时候就会变得懦弱得不得了。

她哭得满脸都是泪。去年那一对甜蜜蜜来谘询生小孩的情侣,现在变成这种景况。 击垮她的有两件事,一是原来以为的感情和家庭破灭了,二是连带否认了她整个人 。二十几年来跟自己的疾患共处,咬着牙让自己跟其他健康的人一样工作、一样恋爱、一样打算成家生育,这下子完全被否定了。

「啊你男朋友咧?就这幺跟你分手喔?」真的很奇怪,这些男人明明是成年人,几乎都要自己组成另一个家庭了,怎幺突然变成妈妈的乖儿子了。

她边擦眼泪边说,「他说,他没有办法跟我结婚,可是他还是可以当我的好朋友,照顾我。」「屁啦,谁要他当好朋友啊!」这女孩居然还替那男的缓颊,我直接骂人。

「呜……」她又被我这句话弄哭了。

我常常批评「这些男生脱裤子前有先打电话问妈妈吗?」不能平常一副男人样,真要做人生抉择时,就变回国小男孩,连能不能吃糖果都要妈妈同意啊。

「听我说,你是一个很棒的女生,他们没有资格这样挑剔你。」我轻抚她的肩,低声在她耳边说话。「人都很现实,喜欢一个人的话,什幺缺点都包容;不喜欢一个人的话,一点点小毛病就挑剔。」我在门诊遇过各种人,有脾气拗到把所有门诊工作人员激怒的年轻女生,也有被前男友传染爱滋还带着三个不同生父孩子的女生,而她们都遇到珍惜她们的人,被好好疼惜着啊。

「我好难过!我们这样每次见面我都好痛苦喔!」她趴在桌上,边哭边说。难怪她瘦成那样,一定是折磨了很久才来找我。跟人家分手然后叫人家跟你当好朋友,很残忍吶。我真的觉得,这些男生,要嘛就站出来捍卫自己的女人,要嘛乾脆认了自己是个负心汉,让女生早点死心、早点好过啊。说什幺要当好朋友、要陪伴一辈子,只会让女生更放不下。

「不要跟他见面了啦,什幺好朋友,断乾净一点,你才会有下一个对你更好的人。」其实 现在这状况,她一定容不下「下一个人」,唉,看开这种事需要时间。「早点分手也好啦,你想想你都还没结婚,他妈妈就这样嫌弃你了,真的嫁去他家时还得了。」不只是因为虚长病人一些年纪,好像有点资格这样劝人,事实上,也真的看过很多这样的故事。

好吧,今天的门诊,看的是心病。我问她,「黛安娜王妃你知道吧?」她点头。边擦眼泪。「她又漂亮又年轻,身体健康,姿态优雅,在整个国家和教廷见证之下跟皇室结婚,受到全世界的祝福和国家的认证。」天啊,这不就是公主与王子的完美故事吗?「她有没有生孩子?不但有,还生了皇室想要的男孩,而且还两个,生完孩子之后,身材还维持得极好,符合所有对于已婚有小孩的女人的社会偏执期待;她和孩子的关係很好,也把孩子教得好,她将自己的王妃身分扮演得很好,全世界都喜爱她,简直是万人迷,女人的模範。」

「但是她的婚姻还是失败了。她的老公还是爱上了别人,背弃了她。」我在黛妃过世十週年时到她的肯辛顿花园去晃了一个下午,看着她婚礼时的照片记录,看着她出席爱滋活动的影片,看着她的美丽照片、华丽衣服;她结婚时的教堂富丽堂皇而庄严,站在教堂门口,想到她受到全球瞩目的那个时刻。然后想到她那痛苦和沮丧的婚姻。好悲伤,但是也好真实,真实地告诉我们,王子与公主,承诺与见证,如果其中一方不再爱了,再怎幺完美、再怎幺称职尽责,爱情与婚姻消逝了就是消逝了。

「不要拿失败的感情来问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好。你只是没有遇到真正爱你的人。」我总对我在门诊遇见的许许多多女人和女孩们,这样说着。我劝了劝,陪着她哭哭停停。

起身离开诊间前,她还是硬是挤出笑容,对我说,「林医师谢谢,掰掰!」

半年后,她又因为频尿来就诊,依然是那美丽的咖啡色长捲髮,化了淡淡的妆,好像因为没有乖乖听话定时去排尿,膀胱炎又发作了。对我有点抱歉似的,害羞地笑。老病号了,症状很典型,她自己也知道该就诊。检查做完,确定诊断,开了药给她,「不用特别叮咛怎幺吃吧?你很熟了。」我按下「完成诊断」的键,列印医嘱单。靠在诊疗椅背上,看着她。

「嗯,我知道。」她笑笑。

「多喝水,要记得去尿尿。」我像个啰唆的妈妈。

「好。」她笑得更开一点。

「有新的男朋友了吗?」我问。还真像个啰唆的长辈。

「没有。」她摇头。眼眶霎红。

「你是个很棒的女生。你值得被爱、被珍惜。」我很心疼。

「好。」她勉强挤出一个字,眼泪哗地掉下来。我又弄哭病人了啦。

她不是被一段失败的爱情击垮。 她被自私的人无视于她对自己身体的不便所做的努力与奋战击垮,她被所爱的男人竟然没有担当的失望击垮,她被先天的疾病竟然成为被背弃的理由而击垮。 我真想替她诅咒那些自私且懦弱的人们。

想知道更多关于家庭、爱情、生命的故事?

《诊间里的女人》

医师:不要拿失败的感情来问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好

这里买

延伸阅读:

爱情里的「灰色地带」:不坦承,有时也是一种爱

面对恋爱 4 阶段,第 3 阶段往往是最困难的

相关文章